aier0931.com
0931-8783666

电话咨询

初访爱尔

曾经以为白内障手术要等到彻底“养熟”了才能做,结果却发展到单眼视物困难,视力仅剩0.4

上善若水,水无处不在,普通平淡,又必不可少,但失控之时,百卉摧残。眼泪也是如此,它无时无刻不默默无闻的滋润着护佑我们的眼睛,不可或缺

现在自己不仅告别了白内障,更告别了戴了多年的厚成玻璃瓶底一般的近视眼镜。无论是看相机还是看手机,做饭、穿针、看远、看中、看近全无阻碍。

又能像往常一样毫无负担的逛街买菜,我觉得我就是最幸运的人

当纱布轻轻揭开,重见光明的那一刻,五保户老人管秀荣笑容绽放:“自己没有花一分钱就把病治好了,感谢政府和医院对我的救助。”

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:
在近视的世界里生活了那么久,
原来清晰的感觉这么美好。

医者仁心,医患互信,最终才能让患者赢得生机

高度近视+高度散光,戴了17年眼镜的我,一直觉得可能这辈子就要和眼镜为伍了,本来就不高的鼻梁,在厚重眼镜框的压制下,感觉要被压扁了

画画、写字、跟家属临时学方言……除了帮助医生顺利为患者实施手术,这些看似跟麻醉医生护士们毫无关系的小细节,也都是他们经常做的事情

12